除了中小学新加游泳课、中考体育考核游泳以外

  有杭州网友夸耀:“中国游泳看浙江”。此言似乎不虚。因为每年暑假,杭州的家长们总是争先恐后地将小孩送到游泳馆,在他们看来,练游泳“既能增强孩子体质,又是一项生存技能。”,而这几乎已经成为了民众共识。

  在让人心生赞叹地同时,不免有些疑惑:究竟是什么成就了杭州这片游泳热土?有人说——

  孙杨浙江的、徐嘉余浙江的、傅园慧浙江的、叶诗文浙江的、李朱濠浙江的、吴宇航浙江的,浙江人都这么会游泳吗?因为江浙沪包“游”……

  从伦敦奥运会的4金,到辽宁全运会创纪录的15金,再到里约奥运会上20分钟内拿下一金一银一铜,浙江游泳这块金字招牌可谓是闪闪发亮。无论从高度还是厚度,在最近的十多年里,浙江游泳始终领先于中国泳坛。浙江泳坛为啥这么牛?

  “要想达到高水平,技术才是第一位的。”叶诗文、徐嘉余的主管教练徐国义在接受采访时说,“怎么理解游泳项目的规律,怎么合理运用训练手段,怎么减少阻力……都需要我们不断研究。”

  当今的竞技体育不是单打独斗,不是师傅教徒弟,而是一个复合型的团队。浙江游泳的成功不是靠一两个教练或者天才运动员就能实现的,其中凝结了许多科研人员和后勤保障人员的汗水,这是一个团队的成功。

  就像浙江游泳功勋教练朱志根形容的那样,训练就像是煮饭,技术和方法很重要。“掌握得好的话,米饭就是很香的。火旺一点或者不够一点,这饭就不好吃了。”

  “教练员走出去,亲自到各区的幼儿园和小学选材。选材面广了,出苗子的几率高,这也是杭州游泳出人才的重要原因。”杭州体育局前局长赵荣福说。孙杨与叶诗文均是在幼儿园时就被启蒙教练慧眼识金发掘出来的。

  据游泳教练魏巍介绍,相中叶诗文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刚好有个学生家长是叶诗文幼儿园的班主任,我跟他说能不能推荐搞体育的苗子,他当时给我推荐了叶诗文,第一印象感觉非常好,身体素质条件各方面都很好,力量也非常好,而且后面发现她耐力也很好。一个运动员既有速度又有耐力,确实很少见。”

  杭州市游泳健身中心训练科科长陈莹提到,“我一般会在幼儿园午间活动的时候去,孩子们都在操场上玩,协调性和运动能力一眼就能看出来。有些孩子胆子大,敢直接过来和你说话,这也是很关键的,孙杨就属于胆子大的。”

  陈经纶体校总教练吴霞君就这么形容傅园慧,一岁看三岁,三岁看到老,她从小就性格外向的,很豪爽,嗓门很大的,像男孩子一样。

  从20年前起,每一个刚进入游泳队的小队员,都要经历”长距离、低强度“的体能储备训练。据朱颖和陈经纶体校副校长柏自悦介绍,每堂训练课,孩子们的训练量基本都在5000到6000米,有氧训练比重占70%左右。“长距离游得好,运动员的运动寿命相对来说就长些,年纪越大,改短距离的可能性也越大。”

  可要进入省队、国家队,却没那么简单。除了日常训练,每年大大小小三项比赛就是他们的试金石。从2003年开始,浙江省有一项“月月积分”游泳大奖赛,组别从10岁到16岁不等,就像即将参加中高考学生的月考一样,每月比一回。此外,每年年初的“迎春杯”,以及省少儿游泳比赛,也都是教练观察小队员成长的重要比赛。有意思的是,当时训练成绩一般的叶诗文,就是在省少儿游泳比赛中脱颖而出,成为教练魏巍的重点培养对象的。

  如果说每年的这三项常规比赛是小考,四年一届的省运会和城市运动会,则是一次大考。这些比赛的看台上,总少不了省游泳队教练们的身影。对于游泳队的小队员来说,他们的运动生涯还能不能继续,这个节点就是分水岭。

  此次出征里约奥运会的浙江游泳队中,有孙杨这样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的“老大哥”,有徐嘉余、叶诗文、汪顺这样经历两届奥运会的中坚力量,还有像李朱濠这样出生于1999年,却已经头顶中国新一代“蝶王”头衔的年轻新锐,浙江游泳的力量一直薪火相传。

  队员之间有传承。孙杨说,他到国外训练回来后,会“尽可能把一些体会传递给小运动员”。几位年轻队员也说,他们平时跟这些奥运冠军、全国冠军同池训练,就会自觉不自觉地学习这些冠军们的训练方式和态度,让他们受益匪浅。

  教练之间也有传承。像朱志根、张亚东、徐国义这样的成名教头会定期给队里的年轻教练讲课,以提高年轻教练的理念和水平。“我们的教练团队是一个团结的善于学习的团队,尤其是一批年轻教练员,训练方式上相互学习,能带出来一批年轻队员。接下来,我们还计划培养更多的年轻教练,引入竞争的机制。我们的团队有信心将优势延续。”

  上世纪七十年代,浙江游泳还相对比较落后,游泳场馆加起来也没几个,但在八十年代,浙江省体育局统一部署,大力发展游泳业,这一坚持就是三十六年。如今,浙江省已有大小公共游泳场馆超过1000个。而与此同时,游泳“基因”也逐渐开始植入浙江水乡。

  曾经在浙江交流学习过一段时间的沈阳市游泳队领队王宇就对于浙江的游泳氛围赞不绝口:“一个省级的青少年游泳比赛,参赛选手就有700多人,不仅如此,省电视台、市电视台都进行全程转播,游泳在民间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截止2015年,浙江省已有大小公共游泳场馆超过1000个,2015年在浙江举办的游泳达标活动,游泳选拔、比赛项目就超过了100次。

  杭州市体育局在2007年将游泳列入中小学必修课,以此鼓励更多小孩投入到游泳运动中来。

  据成都商报消息,2014年3月16日,杭州市举办了游泳运动可持续发展研讨会,对杭州市游泳运动未来的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随后,据新华社报道,杭州市体育局表示将联合教育部门把游泳纳入中小学必修课程之内。杭州市体育局前任局长赵荣福表示:“其实将游泳项目和教育结合起来这件事情,我们早就开始做了,并不是第一次提出来。”

  据赵荣福介绍,当时2012年伦敦奥运结束后,浙江游泳成为热门词语,被许多网友所关注。有不少人认为,杭州市体育局提出这样的政策与孙杨和叶诗文在奥运会上的出色表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对此,赵荣福回应道:“这其实和孙杨、叶诗文并没太大关系,杭州市体育局早在2007年就已尝试将游泳与教育进行结合,以此鼓励更多小孩投入到游泳运动中来。”

  在广大的杭州的爸爸妈妈们看来,送孩子练游泳的想法很单纯,“既能增强孩子体质,又是一项生存技能。”前不久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今年暑假,她想让自己读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去学游泳,一开始想送进陈经纶体校,但后来一问,陈经纶体校的暑期班早就报满了,无奈之下,她只能选择家边的一些游泳池开办的暑假培训班,一圈打听下来,几乎每个培训班都非常热,她最终是靠着“秒杀”才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个名额。

  走训制:训练学习两不耽误,解除后顾之忧!每年暑假家长们总是争先恐后地将小孩送到游泳馆

  而除此之外,家长愿意送孩子练游泳还有一个原因——学游泳一般都是业余时间,不耽误孩子学习。即便孩子在游泳运动上没有什么天赋,也不耽误学习。没有了后顾之忧,每年暑假家长们总是争先恐后地将小孩送到游泳馆,游泳人口自然也就不愁了。

  而和专业游泳队的全天训练不同,杭州游泳培训学校采用“走训制”,既学生不用住校,不用全天接受训练,取而代之的训练时间是每天下午放学后的两个小时。一周7天,只有每天下午5点到7点,小队员会泡在泳池里训练。既不落下学校的文化课,又能在课余时间学一项技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家长自然全力配合。哪怕自己的孩子最后没能如愿进省队,十二三岁的孩子也刚好是读小学或初中的年龄,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学业中,也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和时间。

  叶诗文家住和睦新村,要到陈经纶体校训练,爸爸叶青松每天骑着电动车来回接送女儿,30分钟车程,风雨无阻、冬夏从不间断,孙杨也一样。家长们的支持对运动员的成长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游泳纳入体育中考可选项目,报名人数呈直线年起,游泳正式纳入杭州中考体育的耐力类考核项。越来越多的杭城中小学生开始学习游泳。周末,杭州市游泳馆更是人满为患,其中有不少是为了备战中考游泳而练习。这在国内也是极为少见的。

  目前,杭州的体育中考有三类考试项目:一类是跳跃类:立定跳远和跳绳(1分钟);一类是力量类:掷实心球(2千克)、引体向上(男生)、仰卧起坐(1分钟,女生);还有一类是耐力类:1000米跑(男生)、800米跑(女生)、游泳(100米)。第一次报名时,考生要从三类项目中各选择确定一个,分别参加一次考试。第二次考试前,参加考试的学生可在未获满分的类别中各选定一个项目参加一次考试。

  据杭州市教育局消息,近年来体育中考游泳项目的报名人数呈直线年,这一项目的报名人数为1500人,今年已达到5100人。据杭州市学生假日活动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去年中考报考游泳项目的4000名考生中,该项目的满分率高达80.29%。就读于四季青中学的胡浩,初二开始爸爸就带着他游泳,胡父说:“孩子升初三时,我就带着他开始练习游泳,我和他一起游,既能锻炼身体还能备战中考体育。现在孩子喜欢上游泳,会主动提出游泳了。”

  在杭州,游泳是体育中考“开小灶”最热门的课程,两小时一节课,平均价格在200元左右。尽管价格不便宜,但还是有很多家长愿意买单。杭州市游泳协会秘书长宦国华说:“自从游泳纳入中考项目,我们协会的小会员越来越多,不仅仅是初中,小学也有很多。”

  每年体育中考都会有一些微调,2016年变化最大的是游泳项目。满分标准从8分钟游完200米,调整为男生2分20秒、女生2分30秒游完100米。杭州市采荷中学的陈皓老师一直认为游泳是最好拿分的项目,不过,今年标准提高后,他也认为难度直线上升。不过,从报名情况来看,今年还是有很多学生选择了游泳项目。对此,陈皓认为:“和去年相比,游泳项目的难度是提高了,不过报名游泳项目的学生都不是半路出家的,很多都是从小就开始学游泳的,报名的都是有把握拿满分的学生。”

  杭州市体育局群体处处长顾俊俭说:“杭州有30%的人会游泳,其中20%都是青少年,而孙杨和叶诗文在伦敦奥运会上成功夺冠后,更是在杭州掀起了全民学游泳热潮,游泳爱好者的比例还在不断增加。”

  提到游泳后备人才培养问题,顾俊俭表示:“我们一直坚持‘走训制度’,让孩子在各自的学校上课,每天下午放学后从4点半到6点到附近的游泳学校进行一个半小时的训练,周末双休日进行两个半天的训练。”目前,杭州正在筹划建设杭州市中小学生课外活动中心,初步计划建在城西,建成后将极大推进杭州市青少年体育的发展,特别是游泳等优势项目的辅导培训。

  除了中小学新加游泳课、中考体育考核游泳以外,从近几年的高考开始,浙江杭州的一些本地院校,如浙江工商大学和浙江财经大学等,对于拥有游泳特长的学生也开始设置特招名额。

  根据浙江工商大学招生办公室2013年1月10日消息,2013年浙江工商大学将对篮球、排球、足球、乒乓球、网球、田径、武术、游泳、健美操、定向越野、羽毛球等类体育特长生实行优惠政策。要求必须为高级中等教育学校毕业,且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含)以上证书且高中阶段在省级(含)以上比赛中获得集体项目前六名的主力队员或个人项目前三名者才可以报考。

  而从2014年开始到2016年的连续三年,浙江工商大学招收的高水平运动员仅包含游泳和篮球这两个项目,相比于2013年,砍掉了将近10个项目类的体育特长生招生,而游泳项目却一直在招生计划之内,由此可见游泳项目在浙江工商大学所处的地位。

  此外,浙江财经大学2014年到2016年连续三年在全国范围内设置游泳和乒乓球项目的特长生招收名额;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在2015年招收包括游泳在内的5大类目体育特长生……不少杭州本地高校把对游泳的重视融入高考招生当中,对游泳类特长生设置特招名额。

  一位游泳特长生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5岁开始学游泳,那时候是在天水游泳馆,更多的还是大家自在地玩,在玩中培养大家的水性和对游泳的喜爱。”而当这种喜爱慢慢培育、发展,便成为杭州当地的一个习惯、一种文化,并进而被刻上一个地域的鲜明烙印。

  有数字表明,2012年在杭州,参加正规业余游泳训练的队员人数就达到1000到1200左右。除了陈经纶体校在训的400多名学生外,杭城另两所长开展业余游泳训练班的机构杭州市游泳健身中心,以及杭州大关游泳健身中心,也分别拥有近400名和近300名左右的优秀生源。其中,孙杨的启蒙教练娄红梅于2005年加入杭州市游泳健身中心,充实到教练队伍中,而叶诗文的启蒙教练魏巍,则在去年离开陈经纶体校,担任大关游泳健身中心的总教练。这也是杭城业余游泳训练机构的“铁三角”。

  陈经纶体校副校长柏自悦提到,上海全市的青少年业余游泳运动员人数约为400多人,而一些西北、东北省份的省级青少年比赛报名人数,也只不过100多人。而在杭州,参加正规业余游泳训练的队员人数大概为1000到1200左右。

  陈经纶体校游泳教练高俊宏说,杭州人对于游泳的热情,除了江南人骨子里的天性外,和多年来杭州游泳形成的品牌形象也不无关系。大量游泳名将的出现,极大的激起了当地群众学习游泳的热情。有学校这样表示,以往游泳培训报名表格回馈率仅有10%,此后回馈率大幅上升,在50%-60%之间。

  “中国泳坛看浙江,浙江游泳看杭州!”在杭州泳坛壮大的背后,我们不仅看到了当地教育部门对游泳事业的普及所做的努力,理解了家长对孩子成长和未来发展的美好期盼,更见证了一个具有“游泳基因”的地域对自身特色的不断传承。

  而这背后不仅蕴含着文化传承的力量,更潜藏着体育精神的代代承继。各位爸爸妈妈们,中教君真心希望:为期半月的奥运会给孩子带来的,不仅仅是段子手和表情包的开心一刻,还有对“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内涵的不断理解与顿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