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奈采夫就以攻代守

  北京时间8月16日23时09分,2016年里约奥运会拳击项目男子轻沉量级64公斤1/4决赛在里约会议中心6号馆进行,乐清“铁拳”胡谦逊经过三个回合较量,以0:3告负俄罗斯名将杜奈采夫,无缘四强。虽然胡谦逊止步四强无缘奖牌,但他已经实现了温州拳击历史性的突破。

  8月16日6时,胡谦逊如约接受乐清日报记者独家采访,分享他在奥运会的比赛经历和感受。

  当天23时09分,比预定时间晚了9分钟,胡谦逊一身蓝色战袍出现在拳台上,战斗欲望非常强烈。胡谦逊的对手是杜奈采夫,这位俄罗斯名将大有来头,是2015年世锦赛该级别冠军得主。因此整体实力上,胡谦逊处于下风。

  比赛开始后,杜奈采夫就以攻代守,排山倒海般的组合拳倾泻而出,将素来以抗打惊人著称的胡谦逊打得只有招架之力。随后的比赛,胡谦逊及时调整节奏,虽然也打出了一些漂亮的进攻,但有效点数还是处于微弱劣势。

  第二回合,杜奈采夫放缓了比赛节奏,更注重进攻效率和质量,而胡谦逊也逐渐恢复了斗志,以“推土机”式的打法努力前压,双方互有得手。最后1分钟,胡谦逊曾打出一波小高潮。这一回合,杜奈采夫的点数还是占据优势。

  第三回合,点数落后的胡谦逊施以大举压进,密不透风的钩摆连击持续向杜奈采夫发难,这时候双方的体能都有些下滑,随后,杜奈采夫再次发动进攻,胡谦逊也是还以颜色。

  经过裁判打分,胡谦逊以0:3不敌杜奈采夫,无缘四强,遗憾错失奖牌,具体比分为27:30、27:30、27:30(胡谦逊比分在前)。

  此前,温籍拳手杨相中参加过1996年和2000年两届奥运会,只有在1996年闯入过16强,陈通洲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止步首轮。因此,尽管无缘4强,但进入8强,按照赛事规则,胡谦逊获得奥运会该级别拳击项目第五名佳绩,胡谦逊已经实现了温州拳击历史性的突破。

  “在第二回合的时候,在相互击打中,对方用头顶撞到我的头部前额,左边立马就开了(额头开裂),有两三公分长的口子,血流不止。比赛结束后医务人员做了一个处理,缝了五针。”胡谦逊说,当时缝的时候有打,药劲过了后,现在感觉挺疼的。

  回顾整场比赛,胡谦逊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充分发挥了竞技水平,彰显了自我。“这场比赛就是发挥了自己的特点,脚下灵活多动,做好防守,就是用自己突出的后手拳得点。要说遗憾,就是没能拿到最终的胜利。”胡谦逊说,“打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很满意了,不太看重结果,过程很重要,就是享受奥运之旅。”

  其实,在胡谦逊的运动生涯中,屡次受伤,也曾多次挂彩。“开过两次(意指破裂),一次是右眼角的眉谷开了,另外一次是头顶开了,缝了几针。”

  “本来打算奥运会结束后回国跟老婆补拍结婚照,看来又要延迟了。”原来,胡谦逊今年5月26日与妻子领取结婚证,但一直忙于准备奥运会,进行封闭式训练,跟妻子在一起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

  去年底,经师母介绍,胡谦逊认识了同在武警部队的妻子,一个沉稳内敛,一个活泼热情,两人一见钟情。“老婆是山东潍坊人,接触了后两人挺合得来的,然后就相识相知相爱。”胡谦逊说。

  胡谦逊的比赛在23时进行,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对比赛的关注,对胡谦逊的喜爱。

  当晚,胡谦逊的家里来了20多位亲朋好友,围坐在电脑前观看比赛,看到胡谦逊精彩的比赛,大家不时给他呐喊助威。

  “我一开始很认真地看,但看到儿子脸上流血,我就看不下去了。”胡谦逊的母亲黄芝兰从头到尾都紧拽着拳头,直到大家告诉她比赛结束,胡谦逊很好,她才安心。黄芝兰说:“儿子跟我很贴心,看到儿子受伤,我的心就慌了,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8月16日23时的拳击比赛,网友“若松”早早通过手机和ipad,等待胡谦逊的出现。“若松”说,拳击赛是奥运会较冷门项目,如果不是因为胡谦逊是乐清老乡,他根本不会如此“煞费苦心”去找有关他的奥运直播。早在8月11日零时许,虽然电视上没有直播胡谦逊在本届奥运会拳击赛场的首次亮相,可“若松”还是通过手机上的央视影音,找出“奥运5”频道看比赛直播信息。那一次虽然胡谦逊并没有出现在屏幕内,但他不战而胜的消息传出,还是让“若松”很是激动。

  一直守在电视机前的网友“锌锌”说:“确实不容易,连防护头盔都没有,眼角被打出血,看了真心疼这位老乡。”

  网友“小女人”出差香港,但她也一直关注胡谦逊的比赛。她说:“胡谦逊,你是乐清的骄傲!我为你点赞,赞,赞!”

  胡谦逊的启蒙教练夏胜海从胡谦逊进入奥运会后,一直跟他保持联系,2009年曾邀请胡谦逊到乐清给师弟们交流拳技。夏胜海从事体育运动40多年,他的梦想就是希望弟子能打进奥运会,如今,胡谦逊帮夏胜海圆梦了。夏胜海深知,胡谦逊一路走来受了很多伤,吃了很多苦。“谦逊的技术已经很高了,我就跟他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

  “能打进奥运会已经是最棒的,非常了不起。只要全力以赴,能打多少算多少。”夏胜海说,拳击在乐清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也是乐清走向奥运的主要项目,从上世纪80年代的杨相中到上世纪90年代的陈通洲,乃至如今的胡谦逊,给乐清人争了光。

  在昨天的采访中,胡谦逊还给记者发了个很萌的表情,这也是10多天的接触中,他发的唯一表情。看得出,他已经完全放下比赛的包袱,全身心享受奥运之旅。

  “里约奥运会的伙食一般,样式比较少,口味也一般,只能保证基本的营养需求。”胡谦逊说,“在这里非常怀念家乡菜,比如炒年糕和炒粉干之类的。”

  他乐呵呵地说:“在北京也有温州饭店,但是离我单位比较远,很少吃到。今年妈妈给我带了一次粉干,但我就是做不出家乡粉干的味道。”

  在生活中,胡谦逊喜欢看书,或是练习吉他,也爱好电脑。“有空我会玩一款叫英雄联盟的游戏。”

  谈及奥运会结束后的打算,胡谦逊表示回国后会回到家乡,看望一直给他支持和鼓励的家人、亲朋好友、师兄弟们。接下去要准备明年全运会的比赛。

  “未来我可能会选择留在部队,具体职务会根据工作需要做一个调整,希望自己从事熟悉的拳击运动。“胡谦逊说,他觉得拳击在中国还是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的,也希望在世界级的比赛中,多出现中国人的身影。

TAG标签: 陈通洲奥运会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