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海峰经观察发现

  1994年,21岁的程海峰随申花队征战甲A联赛,之后还效力过大顺队、豫园队等球队。退役后,程海峰选择读书深造。去年,本科毕业的他参加公务员考试,顺利进入青浦监狱工作。

  脱下运动装,穿上警服,对于程海峰来说且喜且惊。喜的是,圆了儿时做警察的梦;惊的是,他对监狱工作完全陌生。虽说在警校接受了三个月的上岗培训,可当他真的来到大墙内工作时,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有些神秘色彩,很具挑战性。不过,做了那么多年运动员,我的适应能力还是不错的。”程海峰说,为尽快适应监狱工作环境,他下了不少苦功。一张折了四折的狱警行为规章,被程海峰放在左胸贴身口袋,随时翻阅,边缘早已磨损。

  程海峰担任监狱第二监区管教队长,管理24名服刑人员。刚开始工作,程海峰不免有些紧张。“可犯人中也有球迷,有的第一次看到我就能叫出我的名字。”程海峰笑着说,“明星效益为开展工作带来了便利。”

  因盗窃罪入狱的孙列脾气暴躁,对改造存有抵触,多次在狱内打架滋事。程海峰发现孙列喜欢踢足球后,把他吸收为五人足球队前锋。可在绿茵场上,孙列自持技术好,处处责怪队友拖累。程海峰对他提出严厉批评:“足球靠的是团队精神,出了问题,不能把所有过错都推到队友身上,应先检讨自己。”慢慢地,孙列收敛了冲动性格,开始尝试通过表扬鼓励队友,狱中人际关系变得融洽起来,并最终当上了小组长。

  每周,程海峰还要为服刑人员上足球课。因抢劫入狱的蒋化性格内向,很不合群,拒绝参加狱内集体活动。程海峰经观察发现,喜欢独自跑步的蒋化跑步速度很快,便主动教他踢球。随着球技的进步,蒋化变得开朗了。

  “体育运动丰富了服刑人员的生活,能起到稳定思想情绪的作用。”程海峰认为,多给服刑人员一个展示爱好、特长的机会,对他们的教育改造有很大帮助。

  面对文化层次较高、入狱前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服刑人员,程海峰也有自己的一套。60多岁的老陈入狱后,妻子和他离婚,女儿要跟他划清界限,情绪几近崩溃。程海峰主动找老陈谈话,抚慰他的情绪。“没想到做运动员时学的运动心理学和工作后学的犯罪心理学,都用上了。”如今,程海峰已考取公共管理硕士、国家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三级证书。(文中服刑人员为化名)(责任编辑:静娅)

TAG标签: 甲b最佳射手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