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的阿奴诺比是英国球员

  站在欢呼的人群中,几年前刚刚移民到多伦多生活的菲茨莉亚·侯赛因发出这番感叹时,她身旁的猛龙球迷早已开始忘乎所以地庆祝了。

  球迷的极度兴奋很容易理解,这是NBA历史上第一次由一支境外球队捧起总冠军奖杯。

  “篮球改变了一座城市,甚至是一个国家”,早在猛龙捧起奖杯之前,全美各大媒体都用这样的标题来讲述多伦多和篮球的故事。确实,从25年前的无人问津到如今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猛龙标志和涂鸦,篮球已经成为多伦多文化的一部分。

  用球迷的话说,“篮球诠释了多伦多的包容和多样,而猛龙给了这里每一个人希望。”

  多伦多的土地上从来就不缺少具有影响力的职业体育俱乐部——从1960年代站上巅峰的冰球俱乐部多伦多枫叶队,到1993年赢下冠军的棒球俱乐部多伦多蓝鸟队,再到足球俱乐部多伦多FC和橄榄球俱乐部多伦多阿尔戈人队。

  但没有一支球队能像多伦多猛龙这样,牵动着这座城市里不同肤色、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球迷的心。

  当然,在25年前多伦多猛龙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时,他们并没有受到这样的拥戴。

  前NBA名宿“微笑刺客”以赛亚·托马斯或许最有发言权,因为他就是猛龙在来到多伦多后的第一任球队执行副总裁,他在接受美国媒体《The Undefeated》采访时,至今都记得他开着车疯狂穿梭于多伦多的各家媒体,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做节目的场景。

  那时候,托马斯的期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让那些视篮球为“外国运动”的多伦多人有兴趣了解猛龙队。

  “只要你打开新闻,就知道我们的地位了。”说起当时的“破冰”过程,托马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顺序永远是冰球、冰球、冰球、多伦多蓝鸟队、多伦多阿尔戈人队、网球、冰壶……然后才轮到猛龙队。”

  彼时,特雷西·穆雷是猛龙队的球员,他曾在1994-1995赛季跟随火箭赢得总冠军。随后,他来到了多伦多,在多伦多的寒冷冬季切身感受到了什么是“冰火两重天”。

  当时球队驱车几个小时来到多伦多外围的一块活动场地,摆好了桌子等着为球迷签名,结果几乎没人找他们签,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事实上,在同一年,NBA还有另一支球队来到了加拿大,暂时“定居”温哥华,但是灰熊只坚持了6个赛季,就不得不迁往孟菲斯。

  “我当时设想的是选中天才高中生凯文·加内特,然后让他一个赛季只打41个主场,剩下的时间送他去多伦多大学读书,吸引更多年轻球迷。”当然,“微笑刺客”托马斯的这番话如今已经无法考证……

  当猛龙总决赛和枫叶队的冰球总决赛只能二选一观看时,在18到35岁的加拿大体育粉丝中,45%的男性球迷更愿意选择猛龙的总决赛,而这个年龄段里只有39%的男性球迷愿意看斯坦利杯决赛。

  同样的,在女性观众中,同年龄段有35%选择猛龙,而枫叶的观众只有32%。

  当然,这并不能说明篮球的地位已经超越了冰球。冰球依旧是多伦多乃至加拿大历史最悠久也是地位最高的运动,但猛龙正在展现出迎头赶上的趋势。

  “几年前,无论你在任何时候走进酒吧,电视上播放的一定是冰球。”一名加拿大华裔演员在接受美国媒体《The Undefeated》采访时,描述了这几年来篮球在多伦多的迅速蹿红,“然而在最近,到处都是篮球。多伦多正在变成一座篮球之城。”

  这座城市街头的广告牌、饭店玻璃窗和居民区的墙上随处可见“猛龙爪印”的球队标识;路边行色匆匆的行人不少都穿着印有“We The North”(北境之王)的猛龙助威T恤。即便在好几场与体育无关的芭蕾舞演出上,转场的黑色幕布上都迎着显眼的“We The North”口号。

  而当猛龙进入总决赛之后,丰业银行球馆外的“侏罗纪公园”广场已经不再只是一个比赛期间球迷观赛的集结地,而成了整个加拿大朝圣篮球的“圣地”。

  根据《卫报》报道,这个广场在每场比赛前的14个小时就人满为患,球迷拍照、唱歌、跳舞和庆祝,以至于多伦多市政府不得不设置分流带控制球迷数量。

  为什么多伦多球迷会如此疯狂,只是因为他们认为球队能赢来第一座NBA总冠军奖杯吗?

  “如果你去看过冰球的比赛,你就会发现,冰球球迷基本上都是同一个群体的人。但如果你到了猛龙的球场,你会发现那里什么样的球迷都有,黑人、白人、黄皮肤的球迷,男女老少,这就是多伦多最真实的写照,我们是一座移民城市。”

  这一点也体现在了猛龙队里——球队核心伦纳德和洛瑞来自美国,加索尔来自西班牙,西亚卡姆来自非洲,受伤的阿奴诺比是英国球员,林书豪是华裔,球队里只有克里斯·布歇是出生在蒙特利尔北部的加拿大人。

  “你不需要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可以代表这座城市去赢得荣誉。”在球迷尼尔·塔口中,这就是猛龙不同于其他的职业俱乐部,给生活在多伦多所有人带来的信念和希望。

  确实,在多伦多有49%的居民是来自全球各国100多个民族的移民,不同的肤色、口音和文化背景的人都会聚集在丰业银行球馆里,因为支持同一支球队而相互认识了解。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曾经猛龙的核心球员克里斯·波什在谈起多伦多球迷时给出了极高的评价,“当球队陷入困境时,球迷总能提供强有力的支持。这种支持是跟其它球队不一样的,我们总觉得自己背后有一个完整的国家,似乎3000多万加拿大人都在支持我们。”

  正因如此,多伦多对于猛龙的支持和对于篮球的热情已经在整个加拿大蔓延开来。

  在市中心以外的多家剧院都开放了免费的总决赛放映场次,以供那些买不到球票的主场球迷能够有更好的观赛环境;而在加拿大的其他城市,也组织和开放了不同形式和规模的公众观赛区。

  这些安排和设置只为了传达一个信息,猛龙不仅仅是属于多伦多的荣耀,它已经成为了加拿大最重要的一支职业球队。

  菲茨莉亚·侯赛因如今就在多伦多的一个叫做“头巾篮球手”(Hijabi Ballers)的组织中教授年轻女性如何打球。这些年,她亲眼见证了猛龙给这些年轻人点燃的希望之火。

  而“微笑刺客”托马斯则很骄傲他自己能成为多伦多篮球的一部分,“多伦多因为篮球而沸腾,猛龙和多伦多正在开启伟大征程,而我本人很荣幸可以见证这一切从无到有的过程。”

TAG标签: 克里斯·布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