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的就只剩四个字:

  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到世界上全部的残酷:虐待暂且不提,从8岁起,她的敌人,就是全世界。

  意味着普天之下,无一处可以安寝,无一人可以信任,无一船航向相同,无一刻能够喘息。

  在世界政府掩盖的真相被揭开前,在空白历史真正大白于天下前,罗宾就注定了只能做个黑暗中的恶魔之子,在她身上,任何的人格都会被遗忘和忽视,在剥开了她作为人类的所有表征后,留下的就只剩四个字:

  如果我们再看看另一个人,或许感触会更加深刻:特拉法尔加·D·瓦铁尔·罗。

  可她仍记得感谢,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对着小狗发出萨乌龙教给她的,奇怪的笑声。

  她成了个精通于隐匿,暗杀和背叛的危险人物,整个人游走在黑暗中竟似要融化一般。

  直到路飞来之前的黑暗里,她本身就是那抹曙光。这抹曙光里,有萨乌龙的援手和忠告,有奥哈拉的使命和信仰,罗宾把自己活成了符号,而生命,早就成了单纯的载体。

  而路飞到来之后,罗宾终于摆脱了黑暗的束缚,整个人洋溢的,是优雅与温暖,是毒舌与吐槽,是不经意间透露出的,少女情怀。

  如果说罗宾的遭遇是黑暗,那么在如今的世界政府统治下的世界,算不算黑暗呢?

  而在我们看到了如今的发展,看到了800年前的古代兵器能够这般毁天灭地,看到遗迹总要比现在的地方要奇伟瑰丽,我想是的吧,这个世界的文明也许被封存在了空白的一百年里,整个的现状,不是发展缓慢,而是从头起步。

  古代文字与onepiece,与古代兵器,与历史正文紧密的连接在一起。所以这里面有世界政府,有革命军,有四皇,有七武海,有超新星...

  但是人人都需要妮可罗宾来揭开这个谜底,无论是什么样的目的,这个帷幕,终将由罗宾去揭开。

  所以,对于如今的onepiece,罗宾才是那个绝对不容有失的最关键的人物,世界政府指望着靠她来维持统治,革命军视她为革命之灯。只要有古代文字的地方就需要罗宾,所以罗宾就是这抹黑暗的最关键所在。

TAG标签: 妮可罗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